叶落幽谷

这里是叶幽,湾家妹子一只,偶尔繁体字出没请见谅_(:3 」∠)_
目前主全职,本命王喻王,也是个叶攻党,不过CP吃很杂,其他的也都好安利!

【黄少天中心】黄少天梦游仙境 01

這是很早之前就計畫好的文_(:3 」∠)_
沒有預期到居然比想像中長,所以先放出一章當少天生賀(。
這個我計畫很久了所以應該不會坑的放心——
嘛、少天16歲生日快樂wwwww

-

黃少天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心理素質不錯的人,但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碰到如此壓力山大的狀況。
例如半夜驚醒發現盧瀚文夢遊到他房裡來並抱著他直喊皇后娘娘,黃少天覺得這都是小事了——當然還是要嚴肅聲明他不是什麼皇后娘娘,以及孩子的教育不能等、宮廷劇害人不淺。
說回現在,黃少天覺得壓力山大當然不是沒有原因的。
「黃少你醒了?你也睡太久了吧!我們不是説好來這看書的嗎?壓力山大……」
黃少天:「……」
睡一覺睜開眼看到自己的隊友穿著可愛的粉紅色洋裝坐在自己身旁看書,這還不夠壓力山大?
睡一覺睜開眼看到自己從房間裡睡到草地上樹蔭下旁邊還有小花在綻放蝴蝶在飛舞松鼠在蹦噠,這還不夠壓力山大?
那黃少天就來告訴你什麼才是最壓力山大的。
「……我靠靠靠這什麼鬼!?我怎麼穿著這種東西!?」
捏著淡藍色的裙擺,黃少天臉上的表情已經不是驚恐兩個字可以形容的了。
為什麼他會穿著淡藍色洋裝、還繫著白色圍裙!?話說這圍裙上還有藍雨隊徽啊啊啊啊藍雨沒出過這種周邊吧!?咦,頭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尼馬竟然還戴蝴蝶結髮箍!?
假的!都是假的!我眼睛業障重!!!!
遺憾的是,就算他把眼睛揉爛了再看身上的衣服也不會變回自己的睡衣。
穿著少女系粉紅色洋裝的鄭軒一臉困惑:「衣服不是你自己挑的嗎?反應這麼大做什麼?」
不不不不我確定我沒有這種癖好,鄭軒你不要嚇我。話說你不要一臉理所當然啊你知道你穿的是裙子嗎?粉紅色的喔?還有蕾絲喔?
黃少天覺得三觀正在崩毀。
「黃少……你怎麼不沒說話?喉嚨痛?」意識到小話嘮突然變周澤楷的鄭軒更困惑了。
……被你嚇到說不出話了啊親!!
黃少天都無力吐槽了,他抹了把臉,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在作夢啊要怎樣才能醒來啊吧啦吧啦吧啦。
掐自己一把怎麼樣?
「啊痛!黃少你掐我大腿做什麼?非禮啊!」鄭軒嚎叫著拍掉黃少天的手,痛得表情都扭曲了,「你認份點快去追兔子好不好?我想早點收工回家啊,壓力山大……」
????????
黃少天很懵逼。
什麼兔子??????

滴答。

「啊時間快到了,快來不及了啊——」
一隻拿著懷錶、穿著西服的兔子從黃少天面前蹦噠蹦噠跑過去。
黃少天:「……???」
等等那是什麼鬼?為什麼兔子會說話?而且那好像是葉修的聲音吧?不,話說回來你到底是不是在趕時間啊用那麼平板的語調說來不及了很沒有說服力啊!感覺只是很敷衍的在念台詞而已啊喂!
鄭軒:「黃少你到底要不要追啊!」
黃少天繼續懵逼:「什麼東西我要追那隻葉修兔??」
「你不追故事怎麼繼續?」鄭軒一臉理所當然。
……所以去追兔子就能結束這個奇怪的夢嗎?這什麼設定?
黃少天懵逼的站起身,懵逼的追著兔子到一個深不見底的小坑邊,懵逼的看著兔子跳了進去,懵逼的朝坑裡張望……
然後他就懵逼的被身後的人一腳踹進坑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媽的鄭軒!回去我跟你沒完!

*

接下來的事情黃少天什麼都不想說,反正就是落到坑底各種碰撞以及暈頭轉向差點吐出來的過程。至於那隻兔子?別提了,早不知道跑哪去了。
「痛痛痛痛!這到底是什麼洞啊怎麼這麼深,鄭軒那傢伙怎麼就這樣把我踹下來沒愛了沒愛了……」著地的時候黃少天感覺自己幾乎要丟掉半條命了,一邊碎碎念一邊揉著摔疼的屁股站起身,開始觀察身處的空間。
這是一個四方形的小房間,房間中央有張圓桌,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擺設——喔不,還是有的,看看牆上那個大大的藍雨隊徽,多深沉的愛。
「……嗯?這是什麼?」桌上偶然閃過的金屬色光澤吸引了黃少天的注意力,他走近桌邊,看見桌上靜靜躺著一把做工精緻的小鑰匙,末端還雕了縷空的藍雨logo……當真是很深沉的愛呢,這屋子的屋主。
不過這鑰匙的尺寸比一般鑰匙小很多,是真的鑰匙還是只是玩具啊?黃少天仔細的把四面牆都找了遍,終於發現角落有道非常小的門,目測只有老鼠洞大小。
……所以這是老鼠的鑰匙嗎?那我要怎麼出去啊?難道要一直被困在這邊嗎?
黃少天無語的再次看向桌面上的鑰匙,卻驚悚的發現桌上好像多了什麼東西。
一個盛著淡藍色不明液體的試管出現在鑰匙旁邊,還壓著一張寫著「請喝我」的紙條,怎麼看怎麼可疑。
這種東西一看就是實驗藥品之類的誰敢喝啊!?為什麼要用試管裝,感覺喝了會出事啊!不喝!醜拒!
不知道是不是有所感應,黃少天才剛這麼想完,紙條上的字又變了。
「喝一口藍雨常規賽得一分」。
……???Excuse me????這什麼套路??為什麼這麼……令人難以拒絕??
算了反正不喝也沒別的事可做,不如就意思意思喝了……?黃少天糾結的拿起試管拔掉瓶口的軟木塞,雙眼一閉硬著頭皮一飲而盡。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雙目所及的已經不是之前的景色了。
不,他還在原本的房間,不同的是……他的視野開闊了許多。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我這是變小了?那瓶詭異的東西是會讓人變小的魔藥?」黃少天抬頭望了望突然變得很遙遠的天花板,立在身前巨大的桌角也足以顯示出他身體的變化——說實在黃少天已經沒力氣驚訝了。變小什麼的,這衝擊跟自己剛才經厲的一連串衝擊相比、完全是小巫見大巫。
不過可喜可賀的是,這種體型總算有辦法穿過那扇小得堪比老鼠洞的門了。
終於可以離開啦!
黃少天振作起精神,找到那精巧可愛的小門,伸手握上門把轉了轉。
……咦?轉不開……臥槽。
臥槽!?!?鑰匙!!鑰匙在桌上啊啊啊啊啊啊!!
黃少天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老鼠洞鎖什麼門!!
他惡狠狠的瞪著那扇緊閉的門,恨不得在門板上瞪出一個洞來。
就這樣默默瞪了幾秒,門上沒被瞪出洞,倒是他在門邊的地板上發現了一個東西。
一盤秋葵。
是的,一盤秋葵。下面壓著一張寫著「請吃我」的紙條。
黃少天:「……」皇上不要,臣妾做不到!
他錯了,這個屋主根本不是藍雨粉,分明是黑!充滿惡意!
於是,紙條上的字又變了……「不吃的話就永遠出不去,你自己看著辦」。你媽逼不過是一張紙條還帶威脅人的!?本劍聖是那種會輕易被威脅的人嗎!出不去又怎樣!我——我吃就是了……
黃·屈服於一張紙條的威脅·少天,面無表情的以最快的速度消滅了那盤秋葵,還不忘把那張紙條撕了洩憤。
很快的,黃少天發現自己的體型又變回原本的大小了。
黃少天:「……」變回來就出得去??不是很懂你們紙條。
他把桌上的鑰匙收進口袋,抹了把臉,整個人都快絕望了。
然後他移開手,感覺到手上有某種熟悉的溫熱液體。
……眼淚?
那盤秋葵被加了催淚的成份嗎!
思緒到這裡就被迫停止了。接下來黃少天只顧著哭,發狠似的哭,哭到淚眼矇矓完全無法思考,內心只能不斷的問候整件事情主謀的祖宗十八代。(作者:[柯基賣萌.jpg])
眼淚停止是在黃少天拿起一把法仗時的事。
視線模糊間,他似乎隱隱約約看到桌面上又多了什麼原本沒有的東西,下意識的去拿,淚水就在一瞬間停止了。這一秒落淚一秒收淚的技能,簡直能去當演員了。
不知道算不算好事,黃少天終於能看清後發現,自己又變小了……
怎麼有種身體一直在被人玩弄的感覺。
他心累的環顧四周。整間屋子呈現淹水的狀態,黃少天半個身子都泡在水裡,很明顯都是他剛才哭出來的淚水。
……
簡直有病。這設定有病。好吧他早該認清現實了……
帶著滿腔吐槽,黃少天掏出口袋中的鑰匙,總算打開了那扇害他折騰許久的小門,涉水走了出去。



TBC.

评论(7)
热度(4)

© 叶落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