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叶幽,湾家妹子一只,偶尔繁体字出没请见谅_(:3 」∠)_
目前主全职,本命王喻王,也是个叶攻党,不过CP吃很杂,其他的也都好安利!

【19H/王喻】夜市

 @all喻24H企划 

字数:5776

注意:自己看了一遍觉得有点喻王啊,不过还看得出它是王喻吧!qwq





01


    小姐,我想再说明一次,本次採访内容不得商用,更不能爆料给媒体,妳同意吗?……好,既然明白那就没问题了,开始吧。

    首先还是先感谢妳邀我们去台湾旅游,虽然很仓促,不过我们确实玩得很愉快,妳为我们排的行程也不像一般旅行团排得那么紧,谢谢了。我还真没想到我在海外也有粉丝,这真是令人惊喜呢。

    小姐想採访的是有关夜市的部份吧?哎呀,可能有点毁形象,希望妳不会对我们破灭……是吗?不介意就太好了,我跟杰希私下的相处其实还蛮孩子气的。哈哈,没错,就是幼稚,在恋人面前放纵一下有什么关係呢?

    夜市我们第一天晚上就去逛了,可能因为是星期一,人潮没有我们想像得多,我们还能在入口处不受干扰的拍照。啊,不用担心被粉丝认出来的感觉挺好的,在B市只要到人稍微多一点的地方都可能会被微草粉认出来,说实话有点困扰。不,我不是怕被盖布袋,妳想多了。只是两人约会的时候总不想被人打扰嘛。

    之前我们都已经各自想好去夜市要吃什么了,不过意见产生了分歧,险些吵起来。不是我不想退一步,而是他的提议实在是……嗯,我不是在抱怨他喔,我们感情还是很融洽的。



02


    「吃剉冰。」

    「空腹吃冰?先吃点别的垫胃吧,我们先吃个药炖排骨……」

    「……我不喜欢那个味道。」王杰希皱起眉,坚决不让步,「听我的,这家网路上评价很高。」

    「这跟评价好不好是两回事。你明明是微草的前队长,为什么不喜欢药炖排骨?」喻文州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

    「……」王杰希一时无语,「你讲点道理,微草跟药炖排骨有什么关係?」

    「都是药啊。」喻文州理直气壮。

    王杰希不想理他,强硬地转移了话题:「总之,吃剉冰。」

    「药炖排骨。」

    「剉冰。」

    「药炖排骨。」

    「剉冰……啊,不好意思。」

    挡着入口太久,听见身后传来询问的声音,王杰希连忙拉着喻文州让到一旁。

    「一直站在这裡也不是办法,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喻文州看着人群若有所思地提议。

    王杰希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疑惑地问:「怎么赌?」

    喻文州指了指隔壁铜锣烧摊的排队队伍,「算十组客人,就赌这十组客人中什么口味卖得最多。」

    隔壁卖的是小型铜锣烧,每个铜锣烧大约只有手掌的一半大,精巧可爱,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外型。摊上挂着的木牌写有三种口味,抹茶、红豆、奶油,一盒可以装六个,根据两人的观察,一盒似乎不一定只能用一种口味,多种口味混搭老闆也是能接受的。那么这就很複杂了。

    「怎么样?赌吗?」

    「赌。」

    来自蓝雨的战书,不接下还算是微草人吗?



03


    结果?最后是我赢了啊,敢跟他打这个赌我一定是有先观察了一段时间的嘛。嗯……我确实挺想吃的,杰希也看出来了,所以他趁着我在吃药炖排骨的时候去帮我排队买了综合口味的铜锣烧。是呢,别看他是个游戏宅,其实他男友力很高呀。

    他没有吃药炖排骨,都说过不喜欢的。我有点歉疚,吃完后还是陪他去吃了剉冰……所幸他有先吃了铜锣烧,也不算空腹吃冰了,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网路上的评价还算有点道理,那家的芒果冰挺好吃的,我们合吃一碗还觉得有点意犹味尽呢,要不是杰希得意的眼神实在太刺眼我可能真的会多点一碗。

    ……唔,有那么好笑吗?跟他竞争这么多年了,下意识就……哎,小姐先喝口水缓缓吧?别笑到喘不过气啊。

    我接着讲,嗯……吃完冰就是随便逛了,虽然人没有我们想像的多,但毕竟是知名夜市,少不了磨肩接踵……咳,是啊,手是牵着的,自然而然就……这样比较不容易走散,而且应该也不会有人去注意我们的手,难得出来旅行,我们也想像普通情侣一样啊。



04


    「杰希,你想吃蚵仔煎吗?」喻文州第三次在蚵仔煎的摊位前停下来,转头看着被他突然停下的动作带得身子一歪的王杰希。

    「你想吃?」王杰希抬头看了看价目表,蚵仔煎、虾仁煎、双蛋煎,不吃蚵仔的话,虾仁煎也挺好的吧……?

    喻文州没有回答,只眨巴着眼睛看他。

    「……走吧。」想吃就说啊卖萌可耻啊喻文州。忍住想直接亲下去的冲动,王杰希拉着人走进去找到位子坐下。

    位子不大、座位也不多,两人坐下之后几乎是手臂挨着手臂贴在一起的。喻文州的手立刻就不安份了起来,在桌子底下顺着王杰希的大腿暧昧地往根部摸,撑颊眯着眼对人无辜的笑。

    大庭广众下想撩完人就跑?王杰希瞥了他一眼,捉住那隻在自己腿上四处点火的手,强硬的与他十指紧扣放在喻文州的腿上,顺便报復性地刮了刮他的大腿。

    你再闹我们明天早上的行程就全浪费了。王杰希凑过去在喻文州耳畔低声警告。

    喻文州假装没听见。不过他也确实安份了下来,注意力转到菜单上开始研究。

    「我们合吃一份?」他端详着隔壁桌刚送上来的蚵仔煎这么说道,「毕竟是逛夜市嘛,别一下子吃太饱,留点胃吃别的东西。」

    「我可以说不吗?」其实我想吃的是虾仁煎,我不吃蚵仔,喻文州你这白痴。

    喻文州愣了一下,才突然醒悟般的点点头,「啊,你好像说过不吃蚵仔吧。那你吃虾仁煎?」杰希真是挑嘴啊。

    「我吃虾仁煎。喻文州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心裡吐槽我挑嘴。」

    「被魔术师大大看穿了呢。」喻文州笑得毫无反省之意。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



05


    其实我最近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杰希他翻白眼的时候大小眼比平常更明显,或许微草的其他人已经跟他说过了?他自己到底有没有意识到呢?

    嗯?怎么会嫌弃呢,杰希的大小眼看在我眼裡跟他其他的部位一样帅气啊,你们粉丝不是也都说是连他的大小眼一起爱着吗?

    他真的很挑嘴,之前同居的第一天我原本想展现我的厨艺,都说要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嘛,没想到杰希在我进厨房前给我列了一张清单,向我说明所有他不吃的东西……我当场就懵了,一时也想不出还能做什么菜,只好叫外卖。还没同居前我还真不知道他这麽挑,后来仔细想想,才发现以前一起出去吃饭好像都是他挑的餐厅。

    现在我们是轮流负责做饭,但是买菜一定是两人一起的。这并不是什么情趣,只是怕买到他不吃的东西罢了……

    咳,扯远了。



06


    「我真不明白。」喻文州咬着筷子看王杰希拨弄虾仁煎底层的菜叶,「你其他海鲜都能吃,为什么偏偏不吃蚵仔?」

    蚵仔煎裡的蚵仔沾上了甜辣酱,其实没有什么腥味,配着软煳的麵皮一起送进嘴裡,只馀下海产鲜甜的味道——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喻文州偏着头说。

    王杰希摇摇头,那表情像是跟蚵仔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喻文州只好耸耸肩,不吃便不吃罢,反正他不吃的东西也不是只有这一样。

    王杰希不吃蚵仔,倒是挺喜欢吃生鱼片。

    所以几分钟后,他们又在卖寿司的摊子跟有着一排夹娃娃机的小型游戏场前僵持不下了。

    「吃寿司。」王杰希说。

    「夹娃娃。」喻文州说。

    欸,这对话模式好熟悉啊。

    「好吧,那我去买寿司来看你夹娃娃。」王杰希妥协。

    「可是杰希,我想借助魔术师的力量。」喻文州委屈。

    「……说人话。」

    「我听说你夹娃娃很厉害,想见识一下。」喻文州看了看寿司摊旁的排队队伍,「还有人在排队呢,先来帮我夹一个?」

    到底是多想要那个玩偶。

    王杰希盯着夹娃娃机裡的柯基布偶,内心暗潮汹涌。我逛夜市都惦记着吃鱼你却只想夹个黄少天?

    他忍不住问:「你这么喜欢那隻柯基?」

    喻文州嗯了一声却没有接着说,王杰希侧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看着夹娃娃机裡的玩偶一脸惆怅。

    ……又怎么了?

    注意到王杰希的视线,喻文州轻轻地开口道:「我小时候曾经养过一隻柯基,叫烦烦。烦烦很黏我,每天都绕着我转,缠着我带牠出去玩,非常讨喜。我很喜欢他,冬日的早晨喜欢抱着暖呼呼的烦烦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牠是我童年时最要好的朋友……可惜,他在我升上初中那一年就死了。」

    「所以你看到黄少天觉得特别有亲切感?」王杰希又想翻白眼了。

    「对。」喻文州转过头,看见他满脸不信任的表情,禁不住噗的一声自己笑了出来,「哎,好吧,确实是骗你的。我家养过狗,但不是柯基,是路边捡来的土狗。嗯,名字叫烦烦倒是没错。」

    「……也太巧了,夜雨声烦这名字是你取的?」

    「不是。我也觉得很巧啊,这就是缘份?」

    行了,我懂了,你就是想逼我吃醋。王杰希冷漠地想着。



07


    观察杰希的表情变化其实很有趣的,你看他平时都一脸正经嘛,就特别想看他露出别的表情。

    什么表情吗?小姐,妳的眼神在发光呢,但恐怕不是妳想的那样,应该说、不完全是。嗯……这么说吧,我想看他为我笑、为我哭、为我生气、为我吃醋……哎?怎么了,很闪吗?

    好吧,那我们换个话题。

    杰希说夹娃娃机其实不难,我多玩个几次应该也能上手,然后就丢下我跑去排队买寿司了。他说的没错,我玩几次后就差不多抓到诀窍,也顺利收获了一隻柯基。

    后来我们发现有一檯夹娃娃机是荣耀官方钥匙圈,就一人夹了一个,我的是魔道学者、杰希的是术士。可惜这裡没有王不留行跟索克萨尔呢。

    是啊,现在挂在我的钥匙上,那隻柯基?送给少天了啊,他听到我们要去台湾旅游就一直说要带伴手礼给他,这不是正好么。

    呵呵,等他收到应该会气得跳脚吧。

    夹完娃娃之后?之后我们就继续逛啊,夜市真的很热闹,过了饭点人潮却也没有减少呢。



08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站在臭豆腐的摊贩旁,那神情像是正在心裡偷偷打什么算盘似的,连老闆都多瞥了他几眼。所幸喻文州为了不影响人家做生意,很自觉地退到不会挡到人进出的地方,老闆也不好说什么、便没有出声赶人。

    其实喻文州也很无辜,他只是在思考一个困扰已久的问题。

    「你不是说想吃吗?怎么不进去?」丢完垃圾回来发现喻文州还呆站在摊贩旁的王杰希拍拍他的肩膀,看见他的表情后挑了挑眉,「……怎么了?」

    「我只是在想……」喻文州沉吟着说:「臭豆腐为什么叫臭豆腐呢?明明没有臭味啊。」

    「嗯?没有吗?」王杰希愣了愣,他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臭豆腐的味道其实并不能算是臭,那种味道比较複杂,喜欢与否因人而异,可是为什么会叫臭豆腐……

    王杰希苦脑地皱起眉,喻文州今天好奇心这么旺盛做什么,小孩子吗?

    喻文州似乎也没指望他回答,自己又想了几秒后便不再纠结,拉着王杰希找座位去了。

    后来他们上网查了之后才知道,臭豆腐之所以会叫臭豆腐是因为它在发酵的时候加了某些会产生异味的食材,至于使用的食材依地区的不同而有所差异,有的在烹调的过程中也会产生臭味,有的则不太明显。

    不过那都是之后的事了。

    「合吃一份?」

    「好。」

    喻文州在炸豆腐那一栏画了一个「一」,盖上笔盖把笔跟菜单递给王杰希,冲他狡黠一笑。

    「做什么?」王杰希心中警铃大作。

    「你拿去给老闆娘好不好。」那语气,与其说是询问、更像是一句吩咐。偏偏喻文州带着笑认真注视他的眼神,王杰希怎么也无法拒绝。

    所以最终一脸痛苦地站起身的还是王杰希。夜市逛到现在两人都有点疲惫,腿肌痠痛着,一但坐下就实在不想再站起来了。拿起菜单,王杰希还真有股冲动想用菜单煳喻文州一脸。

    ……唉,算了,谁让他是喻文州呢。

    当他把菜单拿去给老闆娘回来后就看到喻文州在刷微博,凑近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两人方才拿着钥匙圈拍的照片。

    盯着照片中喻文州发自内心的开怀笑容,王杰希不禁也有些为之动容。

    「杰希?」喻文州抬头看见是王杰希,唇角微勾,抬手把手机递到他面前。

    王杰希疑惑地看着喻文州,可喻文州只是笑、并没有要解释的打算,他只好不明所以地接过手机。

    画面停留在那张照片——那是喻文州三分钟前发的微博,方士谦已经动作很快的转发了。


    @方士谦V:王杰希你别光顾着秀恩爱啊,记得带礼物回来孝敬前辈!@王杰希//@喻文州V:王队果然如传闻中厉害呢^^[图片]


    底下评论是一排整齐划一的烧烧烧。

    王杰希挑起眉动动手指正想回復,才突然想起这是喻文州的手机,有些抱歉地把手机递回给喻文州。

    「其实你用我的号回復也没关係啊。」看出王杰希的心思,喻文州打趣的说:「反正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在一起。」

    「放过他的眼睛吧,他还只是个孩子。」王杰希一脸深沉。至于喻文州说的是哪种在一起、或者是一语双关他已经不想探究了。

    「那你有打算买东西送方前辈吗?」

    「随缘吧,看我心情。」

    哎。喻文州突然想抓着黄少天的肩膀说,你看你队长对你多好啊,不像隔壁微草!能当蓝雨的副队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09


    台湾的臭豆腐跟我们那儿好像没什么差别,还是台湾每个地区的臭豆腐都不一样?

    我吃过长沙的臭豆腐,不知道是我不小心加错酱料还是……嗯,很辣,那次也是跟杰希去吃,差点辣出眼泪。杰希好像挺能吃辣的,那次之后被他笑了很久,还说以后都要在白斩鸡加辣……真是,他到底在说什么啊,白斩鸡加辣简直是暴殄天物吧。

    嗯?他当然是开玩笑的啦,对,杰希很幼稚吧,我知道。

    还好这次我点不辣的,不然最后岂不是都会进到杰希的嘴裡?

    说起来杰希也不吃放在臭豆腐上面那种甜甜的泡菜,他说这种偏甜的口味他不吃,他只吃辣的。……我怀疑他只是故意想刺激我。

    其实我还蛮喜欢的呢,我是说臭豆腐的泡菜。

    夜市到这裡也逛得差不多了……嗯,我们后来还去买了米血糕跟丝袜奶茶。

    米血糕是那种需要插两根竹棒才撑得住的大小,热腾腾的从木製蒸箱拿出来,再裹上花生粉,真的特别香特别好吃。

    对,杰希也不吃附在那层花生粉外面的香菜。虽然应该都加得不多,但他总会挑出来让我帮他吃。

    啊,时间好像差不多了,女孩子太晚回家不好吧?我也得赶回家才行,算算时间杰希应该也快要到家了,今天晚餐是我负责呢。

    在夜市发生的事大概就是这些了,小姐如果还有什么问题要问……

    ……抱歉,小姐妳刚刚问了什么,我没听清?

    攻受?现在的女孩子问得真是直接啊,呵呵。

    不,这个就容我卖个关子吧,不如妳猜猜看?



10


    「你在看什么?」一转头就看到喻文州在看视频,画面上还是他自己,王杰希好奇地凑过来。

    喻文州很自然地挪了挪屁股给他让出位子坐,「之前那位小姐做的夜市採访啊,她剪好了视频刚刚发给我呢。」

    「挺用心的啊。」王杰希感慨。

    「是啊。」喻文州点头同意。

    接着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安静地看起视频。

    对于翻白眼大小眼更明显这件事,王杰希什么都不想说。喻文州明明是他的恋人吧,为什么在採访中不遗馀力的黑他呢?王杰希心好痛。

    就这样一直看到最后。

    先笑出来的是王杰希:「……噗。」

    「笑什麽?」喻文州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

    「不是,你看你在採访中特意讲了这么多我的幼稚事蹟,最后人却还是猜出了攻受是王喻……呵。」

    喻文州挑起眉,用力地踩了王杰希一脚。

    「嘶……喻文州你才是最幼稚的吧。」

    「彼此彼此。」

    再幼稚,不也还有你能包容体谅么。



11


    「所以说方前辈的礼物?」

    「我送了。」

    「咦?送了什么?」

    「等他收到就知道了。」

    几天后,方士谦兴冲冲地打开来自王杰希的包裹看到一盒凉感型安全套的时候,内心是充满问号的。

    王杰希你知不知道我单身啊,你是在嘲笑我吗?还有你一个弯的送男生安全套,你不觉得哪裡奇怪——?

    「别多想。我只是看你一直都没有对象,担心你会出去乱搞,才决定送这个让你备着。」

    后来他在QQ上问起这件事,王杰希回答得一本正经。

    「在台湾买的,我跟文州都觉得蛮好用。」

    好喔。

    好喔。

    我并不会出去乱搞,王杰希你眼中的我到底是多糟糕?

    方士谦一脸冷漠地喝了口茶。

    「妈的死给。」



fin.





后记:


文州,男神,我最喜欢的那个人,

生日快乐。

以及,

喻文州,我喜欢你。

好喜欢你呀。



2017/2/10  上午4:37

叶幽

评论(15)
热度(75)
© 叶落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