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叶幽,湾家妹子一只,偶尔繁体字出没请见谅_(:3 」∠)_
目前主全职,本命王喻王,也是个叶攻党,不过CP吃很杂,其他的也都好安利!

【苏沐秋中心】这一路走来

这是这次cwt44发的无料!听说很快就发完了,我真的受宠若惊啊QAQ
回家打开lof一看居然真的涨粉了呜哇啊、虽然只有一个(。
这算是迟来的伞哥生贺吧!伞哥1021生快!虽然很短但还请凑合着看!

※原創女主視角,非愛情向

※BGM:楊宗緯《這一路走來》



01
    今天隔壁有一位新來的哥哥,長相十分清秀好看,目測大概十八歲左右。
    陪他來的是兩個少年少女,少年看起來跟新來的哥哥差不多年紀,可能是他朋友吧!女的那個感覺就比較小了,長得跟新來的哥哥很像,應該是他的親人。
    通常初來乍到的新住民都是由一群人帶來的,像這位哥哥只有兩個人陪著,其實非常少見。
    嗯不過這不是我特別關注他的主要原因啦,主要原因當然是——他長得蠻帥的嘛!




02
    新來的哥哥一直看著朋友放在他墳前的一張卡片,不知道在想什麼。我偷偷繞到他背後去看了下,那張卡片沒什麼特別的啊……可能是他生前很在意的東西吧?
    正當我盯著他看的時候,他似乎終於注意到了我,轉過頭來朝我微微一笑。
    啊,好帥。
    我猜我應該是看呆了……因為當我回過神,他的笑容中已經摻入了一絲尷尬。
    為了掩飾自己沉迷美色的糗樣,我咳了聲,向他搭話——我問他叫什麼名字。
    新來的哥哥側頭看向刻著死者姓名的墓碑,頓了頓,輕聲回答。
    他說,我叫蘇沐秋。




03
    他的聲音很好聽。
    跟沐秋哥聊了幾句後我深刻的這麼認為。再加上他的容貌也是中上,於是我猜想沐秋哥之前可能是歌手,或即將成為歌手。
    聽了我的猜測,沐秋哥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欸,猜錯了嗎?
    眨眨眼,我感覺臉上有點燒。真是的,就算我說錯也不用當面笑出來嘛,給我個臺階下啊!
    然後我才知道他原來是打遊戲的。
    只是他的職業生涯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04
    那張沐秋哥一直注視著的卡片,是他的帳號卡。我不太清楚那是幹嘛的,在我那個年代電腦還沒有那麼普及,反正就是玩網遊需要的東西吧。
    沐秋哥問我知不知道榮耀,我搖搖頭。我取得資訊的來源僅限於這一處南山公墓,網遊之類的……呃,其實很少人會對著親人或祖先的墳訴說。
    不過沐秋哥來了之後,我倒是天天都能聽到他跟朋友在網遊「榮耀」中的種種事蹟。我對網遊一無所知,常常問些很白痴的問題,沐秋哥都很有耐心地一一回答了。
    他真的很好。
    聽著聽著,我也開始對榮耀產生了興趣,只可惜不會有人燒電腦跟登錄器給我用。
    沐秋哥笑了笑說,我也很想玩榮耀啊,真的很想。
    他的表情很落寞。
    是啊,他應該要在屬於他的戰場上披荊斬棘、意氣風發,而不是坐在這裡成天只能對一個小女孩說話。
    他的未來那麼遼闊,這樣的人為什麼英年早逝。
    天妒英才。




05
    沐秋哥的妹妹跟朋友每年清明節都會來看他,帶著一個閃閃發亮的戒指。
    面對我的揶愉,沐秋哥哭笑不得地向我解釋那不是求婚戒指。
    那是冠軍戒指。
    每次沐秋哥的朋友對他說話時他都聽得很專注、很仔細,看得出來沐秋哥對他們非常關心。
    通常我也會跟著聽……不是我想偷聽,實在是因為沒有人會來找我啊,沐秋哥就在我隔壁,不想聽都不行嘛。
    只要說到榮耀,沐秋哥跟他名為葉修的朋友,眼神都是相同的。
    得意、興奮、惋惜、黯然……揉合了太多我看不懂的情緒。
    葉修說,你本來應該是榮耀最有天賦、最有成就的人才對……
    沐秋哥不語。
    他本該站在葉修身旁,與他並肩共立榮耀之巔。
    那才是他的舞臺。
    我看著沐秋哥伸出手,似是想觸碰那兩個他最親近的人——但是我們都很清楚,死去的魂魄是無法碰觸到活人的。
    所以他還是在最後一秒收回了手,在沉默中久久怔立。




06
    第四年開始,葉修不再帶著冠軍戒指來看沐秋哥了。
    長江後浪推前浪,沐秋哥不是很在意地聳聳肩,但我看出他看著葉修的眼神有些擔心。
    有什麼不對勁的嗎?
    他只是搖搖頭,沒有說話。
    即使真有什麼不對勁,已經死去之人也無法為他們分擔。
    多想無益。




07
    沐秋哥那時的擔心是對的。
    不知道又過了幾年——因為擁有永恆的時間,我對時間的流逝感比較模糊——葉修站在沐秋哥墳前平靜地說,陶哥要我退役。
    經過這麼多年的洗禮,我現在已經很清楚退役所代表的是什麼,沐秋哥當然也知道。
    所以我不懂為什麼葉修能夠說得這麼輕描淡寫,而當我看向沐秋哥,卻發現他也是同樣的平靜。
    後來我問他,他一挑眉,勾起的笑容充滿自信和堅定——
    我相信葉修不會離開榮耀,他怎麼可能就此放棄呢?
    只是從頭再來罷了。




08
    休息一年,然後回來。葉修當時是這麼說的。
    他說他現在在對面的興欣網吧當網管,並且有意從網遊裡拉拔出一支草根戰隊殺回聯盟。
    興欣網吧?我一愣,這名字有些耳熟。
    幾年前來到這裡的陳先生湊過來,一臉訝異地說,那是我女兒現在經營的網吧。
    什麼樣的緣份吶。沐秋哥很感慨。
    他沒說出口,但我知道他話裡所指的不只有陳先生的女兒跟葉修。因為我記得他說過,最初的嘉世也是一間網吧。
    如果是那個人的話,這次也能站上榮耀的頂點吧?
    我始終這麼認為。
    而事實證明,我確實沒有看錯人。




09
    興欣奪冠後沒過幾天,葉修跟沐秋哥的妹妹蘇沐橙就來了,兩人臉上都帶著笑,表情十分輕鬆。
    沐秋啊,我遵守約定、帶著君莫笑一起拿下總冠軍了。
    幾乎是在葉修說完這句話的同時,沐秋哥的眼眶就紅了。
    我有點錯愕,他顯然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背過身去,即使他知道葉修壓根就看不見他。
    其實我不太能理解那種心情,卻又好像……稍微能夠體會。
    畢竟我也算是看著葉修一路走來。
    沐秋哥捂著眼睛說,我真的好想陪在葉修跟沐橙身邊。
    他說自己沒有照顧好沐橙,還讓葉修一個人扛起所有事情。
    葉修做到了……他甚至還完成了那麼久以前的約定。
    ——沐秋哥在笑。
    我以為他在哭,可是定睛一看,卻發現他嘴角的弧度是上揚的。
    直到沐秋哥放下手,我毫不意外地看出他臉上的笑容又跟葉修的表情同步了。
    如出一徹的自豪。




10
    那首歌是怎樣唱的?

    這一路走來還忍得住孤獨,一個人聊勝於無。
    在滾滾濁世絕不把夢交出,儘管過程多殘酷。




00
    ——沐秋,這一次的最終擊殺……
    ——是屬於我們兩人的。




-Fin.

评论
热度(6)
© 叶落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