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叶幽,湾家妹子一只,偶尔繁体字出没请见谅_(:3 」∠)_
目前主全职,本命王喻王,也是个叶攻党,不过CP吃很杂,其他的也都好安利!

【辛赛辛】追忆

*三十天写作挑战DAY1,请以印象重写一遍过去的某篇黑历史(写完再跟过去的对照)

【特殊传说/辛賽辛】追憶

『賽塔,你相信命運嗎?』
『……信啊,精靈都相信命運。』
『誰說的?我也是精靈,可是我不信。未來的路是要由自己去開創的,我可沒有被控制的興趣啊。』
所以,我說我會回來,那麼就一定會。他閉上眼睛,微笑著對當時還是青年的賽塔這麼說。
啊,我可沒有妖師的能力喔,別誤會。末了還俏皮的眨眨眼,輕鬆得不像是即將上戰場的戰士。
連帶著賽塔也受他感染而笑了起來,原本沉重的心情一掃而空。
當晚,辛亞抱著他在螢之森的草地上膩歪了大半個晚上,兩名年輕的精靈你親親我我親親你,互撩得好不愉快,沒有擦槍走火也真是多虧了精靈平和的天性……以及兩精靈都還記得明天還要上戰場的這個事實。
那是他們最後也最美好的回憶了。
辛亞終究不是妖師,顯然命數也不是他說了算。
身穿鎧甲的辛亞向賽塔揮手道別,噙著暖暖的笑。
然後,便再也沒有回來了。

*

螢之森的點點螢光在傍晚悄然點亮,賽塔抬手攏了攏被大氣精靈的嬉鬧弄得略有些凌亂的長髮,輕閉的雙眸睫毛微微顫動著,嘴角掛著清淺的微笑。
這裡有太多太多的回憶。
連風都帶著熟悉的氣息。
賽塔還記得他們曾經坐在母數的枝幹上天南地北的聊天,也曾經在月光的照映下情話綿綿。螢之森的土地沒有受到戰火摧殘,記憶中的每一處都能連結上那人的笑臉。
如果不是那場戰爭,現在的他們,會是什麼樣子呢?
他說不相信命運,可是他終究沒能守住自己的承諾。賽塔回想起當年自己得知對方死訊後的心情,那種心中瞬間被抽走了什麼的感覺,那種茫然無助……
當年是怎麼撐過來的?
先是辛亞,然後是三王子殿下,接著越來越多的人……
戰爭帶走了這麼多人的生命啊。愛好和平的精靈忍不住內心一陣悲悽。這些戰死的戰士原本可以擁有光明的未來,也許家裡還有人為了他們一句「我一定會回來」而每天引頸期盼,最後卻只等到冰冷的死亡通知。
是啊,就連他也是。
直到後來他驚覺自己已經漸漸想不起來辛亞的聲音。
賽塔記得他說過的話、記得他溫和的笑容、記得他指尖的溫度。
可就是記不得他的聲音。
精靈善記。
但也善忘。
千年過去了,再怎麼珍惜,也總會有失去的一天,也不是太意外了。
就是有點悲傷吧。
曾以為能夠跟那人相守千年,可誰又想得到世事無常?不過就過了幾天便是天人永隔,他都還感受得到螢之森屬於那人的氣息,卻得知了他們的武士永遠回不來了的消息。
螢之森精靈武士辛亞,這個名字從此染上了悲傷的色彩,霎時間,連遠方吟唱著的聖歌都悲涼了起來。
還記得那片星空嗎?
賽塔不記得了。
或者說,他不想再記了ーー
「賽塔?」女性輕柔的嗓音傳進耳中,賽塔睜開眼睛,微笑著朝來人點點頭。
「抱歉叨擾了,辛西亞小姐。」
「不,不會,怎麼是叨擾呢。」辛西亞輕輕一笑,眨眼的俏皮模樣與千年前的先人驚人的相似,「這兒本來就有你的位子啊。」
賽塔微微一怔,接著苦笑著搖搖頭:「已經沒有了,嗯……我是來埋藏回憶的。」
年輕的精靈有些驚訝的睜大眼睛,賽塔背著手轉過身,似是下定了決心:「逝去的就該讓之逝去,我想我是緊抓著那點回憶太久了。」
該醒了吧,他不會回來了。
辛西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彎唇笑了:「是呢,該向前看了。」
月光依舊,星空一如那夜的璀璨,我卻是來與你道別。
賽塔仰首,再次閉上眼睛,最後一次細細琢磨記憶中的笑臉。
謝謝你,辛亞。

Fin.

隨便寫寫(O
短小到炸,反正原來那篇黑歷史也很短小(
超久沒碼特傳,辛賽辛超冷,我竟沒找到糧,只好自耕(痛哭
至於跟过去的对照,我可以不要吗!我我我我不忍直视啊QAQ

评论(6)
热度(7)
© 叶落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