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幽谷

这里是叶幽,湾家妹子一只,偶尔繁体字出没请见谅_(:3 」∠)_
目前主全职,本命王喻王,也是个叶攻党,不过CP吃很杂,其他的也都好安利!

【叶修十日生贺】叶黄/墙

*繁体注意
天啊這篇葉修沒有出現233333我到底在寫誰的生賀233333
明明是葉黃可是葉修只有出現在QQ###
其實我特別喜歡這篇XD然而沒有葉修x
不行我還是覺得好扯233333
話說虐少天好爽x
有些私設,大概(?

-

葉秋退役的消息震憾了整個榮耀世界,這位從第一賽季就帶著嘉世衝鋒陷陣、開創盛世的大神,終於也到了該退役的時候。無數人為他惋惜,也有不少人幸災樂禍,但對於職業選手而言,一位戰隊隊長的退役,更意味著他們必需去適應整個戰隊的改變。
「來嘉世沒看到葉秋還真有點不習慣。」黃少天扯了扯圍巾,對著身旁的喻文州說道。
「是啊,挺不習慣的。由孫翔操縱的一葉之秋也需要適應一下。」喻文州同意。
「哈,孫翔?就他?隊長你不是有看前幾場的比賽視頻嗎,那種不懂得跟隊友配合的人有什麼好怕的?更何況一葉之秋在他手上也沒有發揮得比葉秋好,別忘了他也才剛轉職啊!今天的比賽我看我們是勢在必得了!」黃少天不以為然地撇撇嘴,葉秋他們鬥了這麼多年都沒能超越,憑什麼一個剛出道沒多久且才剛經歷轉職的傢伙會認為自己能強過葉秋?
「少天,不能輕敵。」喻文州提醒他。
「我知道啦!」黃少天輕哼,然後難得的安靜了下來。
兩人沉默地走在街道上,街燈鵝黃色的光灑落,整條街更添靜謐。
直到走到嘉世俱樂部門口,喻文州才打破沉默:「少天拖著我出來散步是想說什麼呢?嘉世到了哦。」
黃少天看了他一眼,又仰頭凝視著大樓上大大的「嘉世」二字。
以前他常常站在這個角度看嘉世,彷彿站在局外想看見那個人的一切,卻什麼也看不到。想接近他、想碰觸他,努力爬到跟他相同的高度,卻發現真正隔開距離的不是高度,而是那個人自己築起來的牆。
所以他只能站在這裡仰望,站在跟那個人關係最為密切的地方。
可是,如今那個人也離開了這裡。
他走了,去了黃少天無法觸及的地方,去了黃少天不知道的地方。他們之間的聯繫除了榮耀還有什麼?如今連榮耀也沒了,黃少天突然發現他們之間的距離,一直都比他所以為的還要遠。
而沒有了那個人的嘉世,竟然是如此陌生。
「隊長……」黃少天瞇起眼睛,總覺得看著現在的嘉世俱樂部,好像少了點什麼。但明明離開的只有葉秋,大樓的外觀不會有任何改變,「你覺不覺得……現在的嘉世,跟以前完全是兩個隊?」
喻文州似乎是愣了愣,然後低頭思考了一下,搖搖頭,「你眼中的嘉世跟我看到的不一樣。」
「什麼?」黃少天怔。
「對我們來說,葉秋的退役代表的是嘉世風格的轉變,但你不一樣吧?」喻文州凝視著他,語調輕柔,「我覺得……你看著嘉世的時候,從來都只是看著那個人。」
所以才會覺得嘉世陌生。
所以才會對取代了那人的位置的孫翔感到不滿。
黃少天低下頭,說不清現在心裡是什麼感受。
如果這個時候能跟葉秋PK一場就好了。
他看著自己的掌心,有些失神。

*

比賽結束後,藍雨跟嘉世的隊伍在走出選手通道時相遇。以劉皓為首的一群人唯唯喏喏地圍在孫翔身旁,孫翔看起來則非常氣憤。黃少天看到,劉皓的眼中閃過一瞬間的煩躁。
不太對勁。機會主義者的黃少天很快掃過嘉世隊員們的表情,敏銳地捕捉到嘉世戰隊成員間的不尋常。
轉頭跟喻文州對看了一眼,他知道對方一定也看出了嘉世隊員間的不和諧。
發生了什麼事?從葉秋突然退役到現在嘉世的氛圍,不難看出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隱情。難道葉秋……並不是自願退役?
「黃少、黃少?」
「啊?哦、謝啦鄭軒。」
想得太入神以至於黃少天沒注意到自己的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口袋掉到了地上,直到鄭軒把手機地給他才回過神來。
接過手機滑開鎖屏,黃少天發現某個消失了一段時間的傢伙終於傳訊息給他了。
君莫笑:少天啊,晚上有空吧?來嘉世對面的興欣網吧幫我刷個副本記錄啊!
君莫笑?
黃少天盯著對方頭像那個歪歪扭扭的「笑」字,突然很想笑。
他就知道。那個人怎麼可能離開榮耀。君莫笑……這是他的新ID啊?
夜雨聲煩:我靠你總算捨得冒泡了嗎!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啊你沒看我上面刷了滿屏嗎??你到底為什麼突然退役啊???
君莫笑:哦,一般來說如果你的小窗顯示99+那我都是跳過不看的。至於為什麼退役,你來了我再考慮要不要告訴你。
夜雨聲煩:葉秋你妹啊!!!!!本劍聖的訊息給我一條一條認真看啊!!!還有哪有你這樣威脅人的,讓劍聖幫你刷副本你好意思!?
君莫笑:呵呵,當然好意思了,為什麼要不好意思?
君莫笑:所以少天大大你來不來?不來我找文州啊!
夜雨聲煩:我去我去我去!!嘉世對面的網吧是吧?等我啊我就去!
君莫笑:當然當然,等你呢!
黃少天收起手機,幾乎可以感覺到心臟跳動一下比一下快的頻率。
葉秋需要他。這項認知令黃少天感到興奮,至少葉秋還會主動聯繫他,他們之間的距離,並不是沒有縮短的可能。
而且他還沒有離開榮耀。黃少天甚至有預感,葉秋還會有回到職業賽場的那一天。他們還能做為對手、一起站在台上。
他深吸了一口氣,喊住了不知何時已經超越他走在前面,跟他隔了一小段距離的隊友們:「慶功宴你們去吧!我還有事就不奉陪了!記得幫我留點宵夜啊!」
「等等,黃少!?你要去哪!?」
「隨他去吧。」喻文州按住宋曉的肩膀,搖搖頭。
而黃少天早已跑得不見蹤影。

Fin.

评论
热度(6)

© 叶落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