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叶幽,湾家妹子一只,偶尔繁体字出没请见谅_(:3 」∠)_
目前主全职,本命王喻王,也是个叶攻党,不过CP吃很杂,其他的也都好安利!

【叶修十日生贺】叶蓝/Let's sleep together on my bed!(x

*繁体注意
*甜甜的ˊˇˋ
*魔術的部份是私心_(:3 」∠)_今天看了《Joker》內心很澎湃啊啊啊啊_(:3 」∠)_忍不住想寫魔術_(:3 」∠)_(。

藍河最近有點小鬱悶。
繳房租的期限又快到了,可他的存款也快要歸零,靠咖啡廳的打工根本不足以維持生計。
真要說他本來完全不用面臨局面的,他是藍雨影視公司的簽約的演員,雖然還只是個默默無名的小透明演員,但再加上咖啡廳的打工,混口飯吃總是不會有問題的,誰知自從公司來了一個叫繞岸垂楊的新人之後……唉,連藝名都這麼饒舌,這人果然跟他不對盤。
藍河意味不明地嘆了口氣。
「小藍,早安。」
「……大神早。」
而且他家的房東還是這個喜歡騷擾人又不要臉的影帝葉修,藍河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想當年他也曾因為房東是影帝而興奮過,現在呢?唉,果然有距離才能崇拜啊。
藍河又嘆了口氣。
「嘆什麼氣?見到我不是該開心嗎?」靠在吧臺邊的男人拉下口罩,修長的手指在吧臺上輕叩兩下,滿眼都是明亮的笑意,「幫我點份早餐吧。」
「這位先生,這裡不是早餐店。」藍河沒好氣地答。
葉修聳聳肩,「Any way,能吃的就行。」
「……你會說英文!」藍河震驚,他還以為葉修連bad跟bed都搞不清楚呢!(並不)
「我還知道bed就是人們那啥的地方。」葉修意味深長的說。
「……」藍河不想說話。那啥是哪啥,不就是睡覺嗎,幹什麼說得這麼曖昧,很容易想歪的知不知道……
在心裡碎碎念的藍河絲毫沒有發現自己的心理活動已經有向藍雨王牌演員看齊的趨勢了。
「小藍,我好餓。」葉修委屈。
「……」
「小藍。」
「……鬆餅你吃嗎?」
葉修眨眨眼,勾起了足以令無數粉絲尖叫的迷人笑容:「你點我就吃。」
聽起來不是很喜歡啊。藍河第三度嘆了口氣,向一旁的工讀生交待幾句,轉身走進後面的廚房。
葉修挑了挑眉,也沒問藍河要做什麼,就這麼小口啜飲著工讀生送上來的拿鐵,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跟工讀生閒聊。
而當藍河端著三明治出來的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副景像:葉修握著工讀生小妹的手,湊近她耳畔小聲說話,宛如情人間的耳語,工讀生則已經紅透了臉,眉眼間盡是羞澀和崇拜。
他突然沒來由的感到不高興。
「妳猜猜硬幣在哪裡?可以感覺到嗎?」
「嗯……它應該還在我手裡吧?我可以感覺到。」
「是嗎?仔細看好囉,一……二……三!」
「……咦,不見了!好厲害!它去哪了?」
「摸看看妳的口袋?」
「啊……!什麼時候放進來的……」
藍河走回吧臺,堵氣似的把三明治往葉修面前重重一放。
「小藍?」
葉修轉過頭來,挑了挑眉。
「藍河前輩,我……」工讀生則慌忙跟葉修拉開距離,害羞地低下頭,「這位先生說要變魔術給我看,所以……」
「哦。」藍河不冷不熱地點點頭,把盛著三明治的盤子往葉修一推,「沉玉,妳先去收拾六桌的桌面吧。」
「好、好的!」
葉修沒有再搭理少女,他像個孩子般戳戳三明治,看了藍河一眼,「你做的?」
「……」藍河不理他。
「你在生什麼氣啊?」
聽見葉修盈滿笑意的話語,藍河頓時火上心頭:「我生氣當然是因為……!」
「嗯?因為什麼?」
「……沒什麼。」
藍河悶悶地撇過頭。
他好像……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
然後他就感覺到有一隻溫暖的手掌在自己頭上揉了揉。
「乖。」葉修收回手,神情自然地拿起三明治開始享用早餐。
「……」藍河雖然沒說話,心情卻莫名雀躍了起來。
偷眼瞟向葉修,他突然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看到這個人了。前陣子說去瑞士蘇黎世拍片,也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吃飯好好休息,還是又偷偷熬夜打網遊。想到這,藍河突然有點後悔剛剛沒有多做一個三明治。
「小藍。」吃到一半,葉修突然抬眼望向正愣神著的藍河,「剛剛那個魔術你覺得怎麼樣?」
「啊?挺好啊,你什麼時候跑去學魔術了?」藍河回過神,下意識地答。
「這次拍的是關於魔術的電影啊,我就跟電影原作的作者討教了一下。」葉修說著,意味深長地看了藍河一眼,「像是心靈魔術之類的。」
「心靈魔術?」
「或者你可以稱它為……讀心術?」
「啊?」對上葉修認真的視線,藍河愣。
「例如我知道,你這個月又繳不出房租了。」
「……咳咳!」藍河瞬間哽了一下,「這是哪門子讀心術!不,你怎麼知道的?」
「文州跟我說你這個月好像都沒接到工作。」吃完了最後一口三明治,葉修擦擦嘴,支著下巴看向藍河,「其實吧……你也可以不付房租的。」
「……大神你別逗我了。」藍河汗。
「不,我沒在逗你啊。」葉修勾起笑,「我對家人不收費。」
「你把我當成家人?」藍河震驚,覺得心情複雜得難以言喻。
「這要問你願不願意啊。」葉修偏頭,「與其說是家人……嗯,睡在同一張bed上面的人。」
藍河被驚嚇得說不出話來。
「……小藍?」見對方久久沒有回應,葉修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不回答就當你默認了。今晚就搬來我的屋子吧,房租免了。」
「……」小藍再度被影帝的霸道無恥雷得裡焦外嫩。
誰可以告訴他這是什麼節奏?
他可以跟作者抗議嗎?不覺得太突然嗎?進展太快了吧?(小藍對不起我沒時間讓你們慢慢培養感情QAQ(。)
「那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葉修自顧自地點點頭,然後就從座位上起身,戴上口罩、拉低連帽大衣的帽簷,「那我走啦,還有工作。」
在藍河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影帝大大已經瀟灑地消失在他的視線中了。
留下剛被突然告白的他一臉懵逼。
葉修果然……很不要臉啊。
……雖然他也沒打算拒絕就是了……
藍河低頭收拾葉修吃完三明治留下的盤子,悄悄揚起微笑。

TBC.

對,你沒看錯,是TBC(。
因為不小心想了很多設定,所以這之後應該還會碼一些同系列的日常段子——吧(?

评论
热度(12)
© 叶落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