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叶幽,湾家妹子一只,偶尔繁体字出没请见谅_(:3 」∠)_
目前主全职,本命王喻王,也是个叶攻党,不过CP吃很杂,其他的也都好安利!

【叶修十日生贺】叶喻/一个长篇中的一小段x

*《风动鸣》是台湾轻小说家水泉的长篇奇幻小说,它的故事背景跟时间挺复杂的,角色之间的关系也很令人着迷,推荐大家去看看!
*依然繁体
*對不起這個風動鳴paro我寫著寫著就忍不住拿去開長篇坑了……!只好碼一段長篇坑的劇情交差qwqqq
*可以期待一下,葉喻風動鳴paro新坑,《風聲如喻》x

神殿的人最近常談的八掛,是聽說破虛神座跟昊絕神座正在交往。
「噓,別跟他說我來了。」葉修衝著菲伊斯神殿的女祭司眨眨眼,在女祭司紅著臉點點頭之後大遙大擺地踱進神殿中,一邊左顧右畔欣賞著柱子上刻印的咒文。
菲伊斯神殿的這項特色葉修一直覺得很受用,他相信喻文州也這麼覺得。將咒文刻在柱子上,哪一代的天才想出來的!(天才緹依高冷臉看著x)葉修從初次來到這裡就有種把愛修諾神殿的柱子也刻上咒文的衝動,當然最後他還是克制住了。
葉修覺得自己是個很仁慈的人,他不想讓主席的藥劑量增加。
熟門熟路地往書房前進,葉修在推開書房的門之前聽到熟悉的聲音在腦中響起。
『我還在光之池呢。』
果然還是被發現了。葉修聳聳肩,也回了對方一句精神波:『你慢慢來啊,我在書房等你。』
書房等你。
順便偷看一下最近有沒有又收到小姑娘的情書還偷藏起來。
喻文州跟歷屆的昊絕神座很不一樣,應該說,根本就是基因突變。昊絕神座多少都帶點叛軍的氣質,但他沒有。喻文州外貌柔和,說他姓西卡潔說不定都有人相信,再加上他待人有禮、文質彬彬,從小就很受人喜愛,據說也有不少姑娘偷偷向他示好,弄得他哭笑不得。
這個時候葉修就會幫他解決,多半時候他只要跟喻文州站得近一些、再來點親密的小動作,小姑娘就會興奮地尖叫一聲捂著紅透的臉跑開了。
「葉修。」當葉修正坐在書桌後轉筆裝深沉的時候,一聲熟悉的輕喚自門口傳來。葉修抬起頭,看見喻文州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到書桌前,微偏著頭,眸中含帶清淺笑意。
「文州啊!」葉修一本正經地點點頭,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才是書房的主人,「聽說你接了很棘手的任務?」
剛剛去祭司公會找自家弟弟就聽到這個消息,葉修不免有些擔憂,才會在回神殿前繞來找自家搭擋,「既然是很棘手的任務怎麼不跟我說聲?我們不是好搭擋嗎?」
「也不算很棘手。」喻文州想了想,順手拉了一旁的椅子過來坐,「只要解決問題就好,不需要跟D·M·B動手。」
「這還不夠棘手?」葉修挑起眉,「你以為你能單純解決問題而不跟他們起衝突?這次行動他們派出的是統御司吧?」
他不是不相信喻文州,只是D·M·B這代的統御司好像是以迅猛的攻勢聞名的吧?
以喻文州的手速……最忌諱的,不就是這種類型嗎?
大概是因為事實被說中,喻文州沉默了下,眉目間的輕快也消失無蹤。
喻文州很堅強,而且善於掩藏真實的情緒,但在葉修面前,他只是一個愛逞強的戀人。
逞強?對外人而言,這個詞是不會用在喻文州身上的。他懂得掌握分寸、擅長分析局勢,能進攻便進攻、要不就毫不猶豫地後退,他從不輕易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更不用說逞能耍威風。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堅持。
葉修心知肚明,卻不能多勸什麼,因為他也有執著的地方,也沒少因為自己的執著而讓喻文州皺眉。但他想,至少該知會自己一聲,好讓他為喻文州鋪好後路,或最好、能讓他跟喻文州一起去面對。
「……你要一起來嗎?」深知如果自己不答應的話葉修有的是手段讓自己改變主意,喻文州最終只好輕嘆一聲,充滿無奈地往椅背上一靠,「我明天早上去愛修諾神殿找你。」
「行,我跟你一起吃早飯。」葉修答應得很爽快,喻文州卻聽出了他真正想表達的意思。
言下之意就是,喻文州不去,他就不吃早飯。
「……好。」
「嗯,這才乖。」
「……」喻文州回他一個微笑加六個點。

评论
热度(4)
© 叶落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