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幽谷

这里是叶幽,湾家妹子一只,偶尔繁体字出没请见谅_(:3 」∠)_
目前主全职,本命王喻王,也是个叶攻党,不过CP吃很杂,其他的也都好安利!

【叶修十日生贺】叶邱/传统

*昨天开始更在脸书的,叶神生日前十天,一天一更(我尽量x

*繁体注意

*我覺得根本沒有感情向啊哈哈哈哈……

*私設慎

1、

葉修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注意邱非了。

說不清是什麼時候,可能是他第一次在PK中對訓練營的小孩用上一點套路的時候、也可能是那孩子開始天天為他泡茶的時候……他們之間的回憶好多好多,反而無從釐清這份親密與默契所代表的意義。

那段記憶太過深刻,以至於很多年之後,邱非跟唐柔在賽場上相遇,恍惚間還會有種自己還在訓練營時的錯覺。

葉修呢?很多年之後,當他在臺下看著兩名徒弟的交鋒,內心的觸動自然也不是筆墨能夠形容。

他當然是希望興欣能贏的,不過,他同時也很期待看到邱非有所成長。

透過身披銀裝的戰鬥格式,葉修彷彿能看見多年前那個他曾專注看著、一點一滴成長起來的小小戰鬥法師。

指導賽所要耗費的精力其實跟常規賽差不了多少,甚至更甚。對唐柔,以她的性子葉修相信根本不需要他手把手指導;對邱非,並不是說他不如唐柔,而是有的時候,人總會在公事上多點私心。

他們都說邱非將是一葉之秋的接班人,但只有葉修自己知道,他會開始特別關照邱非並不是因為對方技術特別突出什麼的。

只是因為……

2、

「今天狀態不錯啊,發生了什麼好事麼?」

結束了對邱非的不定期驗收,葉修抽出帳號卡,偏頭調侃著一旁正在檢查錄像的少年。

邱非「嗯」了一聲沒再說話,認真地將今天的每場指導賽錄像碼上編號、做了備註。葉修也沒催他,只是湊過去盯著邱非的電腦屏幕並習慣性地想伸手掏菸,隨及又想起這是在訓練營,讓小孩子吸太多二手菸好像不是好事,遂作罷。

「今天是我生日。」

孩子氣的話語,平鋪直述的語氣,語尾卻掩不住的上揚了幾分,不難察覺出邱非的好心情。葉修聽得忍不住笑了下,還以為他只是個冷靜的小老頭,到底還是個孩子。

於是他伸手揉了揉邱非的頭髮,咧著嘴說:「那要不要帶你出去吃點什麼?雖然不能請你什麼好料……請你吃小吃你介意不?」

「不用麻煩前輩了。」敲下ENTER鍵,邱非順手關掉屏幕,轉過頭認真地看著葉修,「我開心是因為能在今天看到葉秋前輩。」

「嗯?」葉修沒聽懂。

「前輩好久沒來了。」邱非斟酌了一下該如何組織言語:「其實我不是今天狀態不錯,而是這一個禮拜都是這個狀態。」

葉修愣了愣,只一思考便了然:「你進步了?我太久沒來了才沒發現?」嘖嘖,小邱非也懂得撒嬌了啊,一陣子沒來倒是有了福利。

「……我沒有埋怨前輩的意思。」邱非頓了頓,難得露出了一個靦腆的微笑,「只是很高興能在生日這天讓前輩察覺。」

少年坐姿端正,笑容真誠。

……真是個容易滿足的孩子啊。葉修在心裡輕嘆一聲,有些自豪。看看,這麼可愛的孩子,我教出來的!

邱非就是這樣的孩子。平時做事一絲不苟,卻也有很孩子氣的一面,常常因為一點小事情而雀躍,當然、大多時候別人都是看不出他內心的喜悅的。

葉修偏偏是個例外。

「走吧!帶你去撸串,沒事!生日就該好好慶祝!」說著,葉修不由分說的把邱非拉起來,拍拍他的頭,「把你朋友什麼的也一起找來吧,說大神請客!」

「不好吧,前輩你……」

「放心,就這點錢我還可以負擔的。」葉修不禁覺得有些好笑,邱非咋就這麼關心他錢夠不夠呢?

其實他就是很會為人著想罷了。想著想著,葉修又忍不住心情很好地伸手揉了邱非一把。呵,觸感真好,毛絨絨的。

「葉秋前輩。」邱非抗議似地低喚。

葉修有點遺憾地收回手,並示意邱非可以去尋找撸串的小伙伴了。

然後在邱非點點頭開始翻手機的時候,葉修又叫住了他。

「生日快樂。」葉修說,帶著幾分慵懶卻絕對真誠的語氣。

邱非回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3、

後來「生日時隊長要請撸串」不知怎麼就成了嘉世的傳統,直到葉修開始察覺到劉皓等人的變化。

其實葉修大可發揮他沒下限的本領賴掉這一年好幾次的錢包失血,但他每次都只是無奈地笑了笑便掏出錢包。畢竟,戰隊有這麼一個溫馨鬧騰的傳統,不也挺好的麼。

孫翔難道也會在隊友生日時請撸串?葉修不免有些唏噓,覺得自己果真是全聯盟最大方的隊長啊,嘉世損失可大了……

葉修低笑了起來,腦中閃過劉皓纏著孫翔要他請客的詭異畫面。

「葉修前輩!抱歉,讓你久等了。」

「其實也沒等很久。」葉修從靠著的欄杆邊直起身,習慣性地拈掉手中的菸,拍拍來者的肩膀,「邱非今天打得不錯啊。」

「這句話由前輩口中說出來特別嘲諷。」邱非面無表情,「今天贏的可是興欣。」

葉修無辜地聳聳肩,「你發揮的不錯,只是興欣更強而已。」

賽場上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對手很強,只是我們更強。

邱非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只是無奈地垂下肩膀,嘆息著說:「嘉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他相信嘉世總有一天能恢復以往的輝煌,那葉修開創出來的輝煌。

「你能明白就好了。」葉修感慨:「小邱非也長大了啊……」感覺有點寂寞是怎麼回事呢?

「人總會長大的。」邱非認真地看著葉修,「前輩,我們去撸串吧。」

「嗯?」話題跳得太快,葉修愣了一下。

「生日快樂。」邱非又補上一句。

葉修從一開始的驚訝,到後來笑逐顏開。他沒想到邱非竟然還記得這個傳統,更沒想到邱非會記得自己的生日。

這麼令人暖心的後輩哪裡找!葉修已經數不清第幾次為邱非感到自豪了。

「你行啊邱非小隊長,竟然延續了嘉世的光榮傳統。」感動之餘葉修又趁機揉了把邱非,「不過哥現在可不是嘉世的人了喔。」

「那有什麼關係,葉修前輩是我的師父。」邱非想也不想便回答道:「而且我現在有錢。」

……這什麼土豪發言。話說,現在的嘉世薪水很多嗎?

不過既然邱非都這麼說了,葉修也沒再推辭。

「下次你生日空點時間下來,我請你啊。」

「前輩都退役了,就不讓前輩破費了。」

「沒事,反正哥現在有錢。」葉秋的錢。

……所以說邱非為什麼老是覺得他很窮啊!

真·大少爺葉修在心裡默默心酸了一把自己的窮人形象。

Fin.

评论(5)
热度(26)

© 叶落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