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叶幽,湾家妹子一只,偶尔繁体字出没请见谅_(:3 」∠)_
目前主全职,本命王喻王,也是个叶攻党,不过CP吃很杂,其他的也都好安利!

【喻黄】Reincarnation 01

这裡是叶幽,第一次在lof发文有点小紧张wwww
应该会是中篇(?),有没有肉看我心情(๑•̀ㅂ•́)و✧
更新极慢请多包容_(:3 」∠)_

***

深夜本应静谧的都会区,有一条街依旧灯火通明。这是俗称的红灯区,整条街尽是不能浮上檯面的特殊行业,只在晚上亮起的霓虹灯彷彿在挠着行人的理智,偶尔还会有令人听了脸红心跳的呻吟声从隔音不佳的店内流洩而出。
这样一个淫乱的闹区裡有间酒吧特别的出名,每夜都人满为患。説是酒吧,其实就是夜店那样的性质,不过这间有着「蓝溪阁」这样高大上的店名的酒吧,其实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地下工作。
变化多端的灯光闪着煽情的色彩,黄少天眯起眼眸,觉得灯光晃得有些刺眼,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使得脑袋隐隐发疼。左手下意识抚上右小臂,稍显用力地按着小臂上还在渗出鲜血的伤口。
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黄少天抬头往吧檯看去,想找瓶酒精来给伤口消毒,却看见魏琛从吧檯后的暗门内探出头来对他招手。黄少天怔了怔,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在魏琛的示意下走进门后的小房间,顺手把门带上。
「小子,我给你介绍你的新同事。」魏琛拍拍他的肩膀,揽着他到房间中央的沙发旁。沙发上端坐着一名正垂着目光专注地阅读文件的年轻男子,看起来年纪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穿着深色西装,坐姿端正优雅、斯斯文文的样子,全身上下散发着高知识份子的气息,与这条街的黑暗溷乱格格不入。黄少天对着那人的侧脸有些发愣,脑中似乎捕捉到了什麽、却抓不住重点。
察觉到两人的靠近,年轻男子连忙放下文件站起身,在看到黄少天的瞬间也是一愣,随及又弯起了唇边的弧度。
「你好,我是喻文州,新来的调酒师。未来还请多多指教。」他説。
看着对方伸到他面前的手,黄少天只觉得一阵晕眩,脑袋溷乱之际反射性握上他的手,嘴裡习惯性吐出一串话:「喻文州啊?我叫黄少天,负责看场子的,呃,姑且算是保全啦!以后大家就是同事了请多指教啊!有什麽无法融入的或是遇到麻烦碰上奥客都随时欢迎你来找我!哎话説你之前是做什麽的?看你的样子不太像是干这一行的啊!比较像是律师或医生那种了不起的行业吧?这条街很少看到像你这……」
「你受伤了?」
「……啊?」
喻文州突然冒出的问句掐断了黄少天滔滔不绝的话,黄少天回过神,发现喻文州正盯着自己伸出来与他相握的右手,表情严肃……不,甚至是有些严厉。
黄少天不自然地收回手,讪讪地咕哝道:「没什麽,小伤而已。」
「让我看看。」
喻文州以不容置喙的语气説道,并抓住他的手把他整个人扯近了几步,抬起他的手臂,在看到手臂上一排清晰的、鲜血淋漓的齿印时微微地倒抽了一口气。
像喻文州这种文明人估计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伤吧。盯着喻文州颤动的睫毛,黄少天分神的想着,好像受伤的人不是自己。
「魏先生,能帮我拿医药箱过来吗?」
魏琛愣了好一会儿才发觉「魏先生」指的是自己,忙应了一声离开房间,留下两个年轻人在房裡。
喻文州皱着眉看那道齿痕好半晌,又抬起头对上黄少天的视线:「这伤怎麽来的?」
瞧他的神情,不就是被咬了麽?至于这麽严肃。黄少天忍不住噗哧笑了一声:「还能怎麽来的,客人咬的呗!那傢伙喝醉了就跟疯狗一样,见谁咬谁,今天要不是我把他拖出去不知道得祸害多少客人呢!哎你别那样看我,做这工作不就是这样,尤其这裡的客人可都不简单啊受了伤咱蓝溪阁可负担不起!」
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像是此时才察觉到对方没有回应,他的声音渐渐淡了下来,然后终于恢復沉默。
「黄先生……」
「不要叫我黄先生,彆扭死了。」黄少天瞥了他一眼,哼声道:「他们都叫我黄少。」
「……」喻文州顿了顿,「少天?」
「……行了行了随便你吧,让我知道是在叫我就行。」
「那麽,少天……」
「嘿总算是被我找到啦!小喻啊,你看这个可不可以?」
这次打断喻文州的是挥舞着医药箱屁颠屁颠回到房间的魏琛。见他一脸得意洋洋的把医药箱递到自己面前,喻文州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人不是蓝溪阁的BOSS吗?怎麽就一点架子也没有呢?
道谢后接过医药箱,喻文州也没多说什麽,立刻就手脚麻利地为黄少天消毒包扎了起来。黄少天罕见的安静看着他的动作,魏琛则不知道什麽时候又离开了,一时之间房裡陷入了压抑的沉默。
喻文州包扎的手法相当熟练,看得出有过不少次替人包扎的经验。果然是医生吧。这麽想着,黄少天忍不住细细打量起眼前的男人。
无论怎麽看,那柔和的眉眼和温润如水的黑瞳,无一不给他某种似曾相识之感。只是黄少天想破头都想不起喻文州这个名字。黄少天日常生活中会接触到的高知识份子只有任务目标这个可能性,而既然是任务目标那铁定是会被他记住名字和长相的。
喻文州吗……
「少天。」
正想着,就听见喻文州轻声的叫唤。黄少天回过神,才发现喻文州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完成了包扎,正眨着温和的眼神看他。
「喔喔、谢谢啦!啧啧包扎完的成果跟我就是不一样,包得很漂亮嘛!欸对了,我看着你很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不记得直接问就好了,黄少天不太喜欢那种拐弯抹角的小心思,反正搞错人大不了就一句道歉。
喻文州却是微微一愣,看着他的神情複杂了起来:「你……不记得我了?」
「什麽?」黄少天也愣住了。
「上个月,你有去过对街的『六道轮回』吧?」
喻文州试探般的语气像在黄少天心中投下一颗重磅弹。黄少天愕然瞠大眼睛,几乎不用多作思考,记忆便如潮水般涌进脑中。
而喻文州与他的相遇,理所当然的包含在内。黄少天捂住脸,恨不得现在就倒地装死也不想再面对这个人。
「想起来了?」将黄少天的表情变化及反应尽收眼底,喻文州肯定地问道。
黄少天此刻只想揍对方一拳:「对,我都想起来了。」
难得简短的字句令喻文州忍不住挑了挑眉:「没有什麽想对我说的吗?」
「有。」黄少天咬牙切齿,那模样简直就像放大绝前的前兆。
「一夜情就一夜情喻文州你他妈又出现在我面前是几个意思啊!」

TBC
评论(7)
热度(9)
© 叶落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