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叶幽,湾家妹子一只,偶尔繁体字出没请见谅_(:3 」∠)_
目前主全职,本命王喻王,也是个叶攻党,不过CP吃很杂,其他的也都好安利!

【叶乐】执子之手(叶攻合志《叶夜笙歌》参本文)

解禁啦~~~~

这篇只是想苏一苏老叶,如果能有人觉得被触动到就好了呢!

感谢所有购买本子的朋友,这次卖得比预期还要好真是太感动了呜呜呜呜qwq

反正是529场贩的,强行打上叶修生贺tag(喂





——————————————




    退役后閒著没事干,有人建议我可以把我们的故事写下来,给广大同胞们一个鼓励。我考虑之后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因此受到鼓励,至少留个纪念也是不错的。老叶不是会在乎这种事情的人,那么我就替他记着,不然以后別人问起他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他恐怕都答不出来。

    这并不代表我真的是个多浪漫的人,虽然很多人都说我心思比较细腻,但我终究不是作家,只能把自己的感受直白地记录下来,可能写得不好。我就是纯粹想聊聊他,聊聊我俩的回忆。

    我还没告诉他这件事情,他知道我最近有在写东西,我想他多半以为我在写言情小说吧,真想呵呵他一脸。

    在开始写这东西之前,我去拜访了苏沐橙。我退役后跟叶修住在B市,主要是方便叶修帮忙家里的企业,说真的我到今天还是没搞清楚他家到底是在做什么的,好像很多领域都有涉猎吧,总之很高大上的样子。

    其实我很难想像叶修穿西装打领带一副社会菁英富家子弟的派头,直到我见到了叶秋。哥哥是那样子,弟弟到底怎么长成这么人模人样的啊?世邀赛期间叶修也不是没穿过西装,可是跟叶秋比起来怎么就好像差了那么一点儿呢?

    哎,说回苏沐橙。她退役后在联盟当起了解说,人长得漂亮嘛,又具有专业知识,这个决定我们都不意外。不过房子倒还是买在H市,每周来回奔波苏妹子也是辛苦了。

    那天我拜访苏沐橙是为了取材,她跟叶修的关系一直都很亲密,说不定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例如叶修以前对我到底是什么想法之类的?……说好听点是为了取材啦,事实上也是我自己很想知道,叶修从不会主动提起,我又不太好意思问。

    苏沐橙挺配合的,说了很多我不知道的关于叶修跟我的事。她说叶修其实很早就察觉自己喜欢我了,只是他原本没想让我知道。

    「是这样吗?」我大惊,「我还以为他在追我!」

    「这个嘛,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苏沐橙忍著笑说,「叶修觉得他已经压下自己的心情了,殊不知他表现得其实超明显。」

    不过谁知道呢,可能叶修就是本能地想对你好吧。说着,苏沐橙微微一笑,话语中带着一丝欣羨。

    我曾经跟叶修提过这件事,问他是不是追了我很久?结果他疑惑地看着我,回答道:「我没有追过你啊。」

    他肯定不知道我那时候受到的打击有多大。

    因为他的种种举动都像在追我啊!结果是无意识的吗!呃,这样好像也不错啦……不过这不就变成我自作多情了吗,明明是他先喜欢我的,可恶。

    后来我气不过,还把他那些苏到没边的暖男举动一一列举给他听——现在想想我干嘛做这种事啊?


*  *  *


    难得把自己写成故事主角,请容许我用个戏剧化的开头——我俩的缘分,是从第二赛季开始的。

    第二赛季常规赛输给嘉世后我就跟叶修加了QQ,那是我们出道后第一次尝到失败的滋味,到底还是个少年,心里实在不服气,隔三差五就想去怼一怼叶修,或找他PK几把。结果跟叶修PK的次数多起来之后反而彻底服了——那时候还没有人称他为斗神,我就想,这个人真的就是站在巅峰的啊。 

    在那个年代,没有人不把「叶秋」当成超越的目标,我也不例外。他是每个人的偶像跟对手,一开始我对他也没有存什么別的心思,要不是他无意识撩我我根本也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真是上了贼船了。 

    那年总决赛过后,吴雪峰提议由嘉世做东请我们吃晚餐,我跟孙哲平看了看队员们的状况,斟酌一下就答应了。第一次跟冠军失之交臂,队员们的心情都好不到那里去,但那只是我们出道的第一年,我们还年轻,还有好多好多个夏天可以书写辉煌,所以收起沮丧也不是多难的事。那时候的职业选手观念还没那么稳固,饭桌上没太多顾忌的开了几瓶酒,气氛很快就热络了起来。 

    百花这边有人开玩笑地问起叶修,说他怎么连这种场合也要搞神祕。吴雪峰苦笑着回答:「也不是搞神祕的问题,小队长酒量不好,我可不敢让他跟来。」

    「那这顿饭的钱他也要算一份么?」有人跟著起哄。 

    「那必须。」吴雪峰故作严肃地点点头,「毕竟他是队长。」 

    叶修没来,我说不失落是假的……別误会,那时的我对叶修可没有什么旖旎的念头。至於失落的原因,一方面是想那可是神祕的叶秋大神欸,谁不期待能见到本人呢?另一方面嘛,就是觉得平常交流的时候那家伙给人的感觉实在太欠揍了,好几次我都想着等真的见到面一定先揍上一拳再说。关于这点大孙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可惜没能揍到叶秋啊。 

    真不愧是我的好搭挡啊大孙,你懂我。 

    跟刚刚打败自己的对手喝酒吃饭感觉挺奇妙,百花的队员都颇有些豁出去的意味,一杯杯的黄汤下肚,那换作是现在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可当时我跟大孙都觉得,就这一晚,让他们喝吧。就算看起来很欢乐,实际上怎么可能不难过呢?即使是我们跌跌撞撞的第一个赛季,那也是尽全力拚驳而来的成绩,没有拿到冠军就没有任何意义。 

    这就是百花的第一个夏天。 

    那天晚上我也喝到了微醺,大孙倒是没喝多少,至少脸色看起来相当正常,所以他负责带两个队员回酒店。嘉世的都喝得不多,於是吴雪峰就来帮我的忙,我跟他一人扶著一个队员走出包厢。所幸这家店就在酒店对面,吴雪峰大概早就考虑过会有这种状况了、才选在这里吃饭,现在想起来老吴还挺贴心。

    但是吴雪峰估计也没有料到,叶修竟然会出现在我们入住的酒店大厅。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那是叶修,只觉得沙发上那名指间夹着烟却不点燃的男人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还没来得及细想,吴雪峰就一脸不可思议地喊出了答案。

    「小队长?」

    沙发上的人抬起头。

    嗯……我不会说什么他看我一眼我就对他一见锺情之类的话,那完全是瞎扯蛋。

    不过事实也相差不远就是了。

    听到吴雪峰的称呼,我愣了好大一下,怎么也没想到传说中的一叶之秋本人会是这副邋遢的模样,不过转念一想,似乎又跟叶修在网上的形象相差不远。我跟大孙私下也猜测过他本人会是什么样子,坚持不露面是不是因为外貌问题?而眼前的叶修跟我们想像中当然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只有那对着我绽开的笑容,跟我心中那个形象模糊的欠揍家伙微妙的重叠在一起。

    那时候还叫做叶秋的年轻大神从沙发上站起身,挑起眉有些诧异的看向搀著百花队员快步走到他面前的吴雪峰,似乎十分意外会在这里见到自家副队。他问吴雪峰,说你还真把人家给灌醉啦?

    吴雪峰一点也不想理他,这很正常,换作是我也不会理会他的垃圾话。

    「別问我了,倒是你,怎么会在这个点出来乱跑?」

    叶修无奈地垂下肩膀道:「雪峰,我不是小孩了,这时间不至於多晚吧?再说了,我可是来赴约的。」

    「赴约?」吴雪峰闻言一怔,迅速转头看向我,似乎很惊讶的样子。

    別看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无辜地看回去。

    叶修见状也看了过来,笑了笑,对着我伸出手,「张佳乐是吧?我是叶秋。」

    「哦、我知道,久仰。」我忙道,说完简直想抽自己一巴掌,我这什么回应啊!看看旁边的吴雪峰,都把脸別过去了,绝对是在偷笑!

    但现实是我根本抽不出手来打自己,我怕一松手掛在身上这个醉醺醺的家伙就会滑到地上了……叶修显然也意识到我的难处,他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把本来大概想跟我握手的手收回去。

    呃,回想起来才觉得不可思议,老叶跟我初见时居然还想搞得这么正式啊,还握手呢。

    「你忘了?」叶修冷不防问道。我很困惑,忘了是指忘了什么啊?

    又是那种类似於无奈的笑容,他耸耸肩,手中未点燃的烟转了转,被他叼回口中。

    「我答应过,总决赛当天要让你见识我的真面目啊。」

    叼著烟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叶修看着我,脸上的笑容带了点玩味。

    「怎么样,把你们虐惨的人长得够帅吧?是不是要爱上哥了?」

    「老叶你滚。」当时的我,只是翻了个白眼这么回答。

    哎……该怎么说,这个世界还真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吧,如果告诉多年前的我自己会选择老叶做一生的伴侣,打死我都不信。


*  *  *


    苏沐橙听我说完这段往事,恍然大悟的表示自己的确记得那年总决赛结束后叶修就不见人影了,没想到是跑去见我。我有点面热,这话听起来我们简直像热恋中偷偷幽会的小情侣似的,但那明明是我们的初次见面啊。

    苏沐橙食指抵著唇思考了半晌,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往事。我没催她,而是捧起茶杯静静地等她厘清思绪,待她回过神来我立刻又放下茶杯,端正坐姿等她开口。退役后依然不减美貌的联盟女神笑了笑说,我想起来了,第五赛季那时候叶修常给你寄东西吧?我还笑她是不是在追女生呢,结果他一本正经回答我他只是在关心朋友,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怔了怔,第五赛季,那正是我状况最差的一段时间,苏沐橙说的这事我还真有印象。大概是大孙因为手伤开始没办法负荷高强度比赛那时候,叶修寄了一大箱甜食过来,说什么家里人寄太多他吃不完……鬼才相信好吧,吃不完他不会分给队友吃?话又说回来,叶修家里人哪里会给他这个离家出走的不孝子寄东西啊。

    很明显的,叶修分明是在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关心,虽然那时的我还没有往其他方面想,收到的当下完全是一脸大写的懵逼加上莫名其妙,不过反应过来之后确实是蛮高兴的。叶修他猜到我的状况可能不太好,却没有贸然开口慰问,因为他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领头的狂剑已经负伤,我更是绝对不能倒下,再多的心酸、再多的委屈都只能往心里吞。我不会对任何人诉说,不是不想,而是怕当我一开口,所有的一切都会溃堤,我不知道一旦示了弱我是否还能再撑下去。

    所以我不能示弱,不能回头,唯一注视著的就只有荣耀颠峰。


*  *  *


    我们是第九赛季在一起的,说起来很奇妙,促成我们俩的居然是大孙。

    其实没有什么浪漫的过程,一切都是因为大孙以为我们已经在交往了,随口向叶修提起,发现叶修整个人僵住才猛然意识到不对劲。苏沐橙笑我,说那时候大概全世界都以为我们在一起了,只有我们不知道。我……我觉得很无辜,我以为他在追我好吗……

    有一次全明星,大家讨论好结束后要一起去唱K,叶修却趁着大家在讨论的时候先溜走了,苏沐橙提议由我去把他抓回来。对,我合理怀疑苏妹子那时候就知道叶修喜欢我了,不然她为什么不自己去抓?摆明了想看好戏。

    我在苏沐橙的指引下找到他们常去的冰淇淋店,远远的就看见叶修在店门口抽烟。听到脚步声他转过头,看见来的人是我便扬起眉,很意外的样子,我想他本来可能是跟苏沐橙有约吧,谁知道苏妹子就这么把他给卖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尴尬,特別僵硬的跟他说了声「嗨」,他回我一个瞭然又无奈的眼神。

    「说吧,沐橙叫你来做什么?」

    眉头跳了跳,苏沐橙没叫我就不能来么?

    当然我没冲动到直接把这句话问出口,我老实回答了:「他们说要去唱K,要我来抓你回去。」

    叶修一脸疑惑,估计是在想为什么是我来。关于这点我也很想知道啊大大。

    他看着我想了一下,笑得很欠揍,「如果我说不呢?」

    「觉悟吧老叶,就算用拖的我也会把你拖去的。」我冲著他呲牙裂嘴,「上次也是被你先溜掉了,你答应过要唱五首歌赔罪的。」

    「有这回事吗?哥不记得了。」

    行了,知道你无耻了,下一个。

    「你真这么想听我唱歌?」叶修意味深长地挑起眉。

    「……滚,你要点脸行吗?」我很是无语,每次跟这家伙讲话都会被气得半死,活该他交不到女朋友。

    叶修把烟拿在手上,侧过头对我勾著唇笑。他的眼神很亮,恍惚间让我有种今晚不见踪影的星星都落到他眼底的错觉,那么灿烂,混杂著某种我看不透的情绪。

    「我有个提议。」他说,「你想听我唱歌,我就在这里唱给你听,如何?」

    我还在发懵,他就低低的笑了,直直砸中我的内心。叶修清了清嗓子,压得极低的哼唱声就这么从他的唇边流洩而出,嗓音低哑却又温柔得令我不知所措。


    背靠著背坐在地毯上 听听音乐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 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 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


    叶修唱得很专注,低垂著眉眼,有几句更是轻得像是气音,可我偏偏听得一清二楚,一个音都没有落下。

    四周静得仿佛天地之间只有我和他,时间似乎也慢了下来。我怔怔的看着叶修,完全移不开眼。

    心跳得太快太快,我下意识抚上心口,茫然的不知道这种感觉该被称做什么。

    它该有个名字的。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著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裡的宝


    最后一个音落下,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就看见他抬起脸,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看我,眼里是易碎的光。

    我突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  *  *


    「你们都这样了还没有在一起啊?」苏沐橙嗑著瓜子说,「那天之后看你们两个的相处模式,说你们没在交往都没人会信啊。」

    呃,我不记得我们的相处模式比起之前有哪里不同啊,可能旁观者清吧……

    抹了把脸,我跟苏沐橙要了一把瓜子,继续回想我跟叶修的故事。

    自从第五赛季叶修给我寄来甜食之后,他就像是寄上瘾了似的,隔三差五就要寄点吃的来给我。某次我跟他说他寄来的马蹄糕很好吃,他就多寄了一盒来给我,我有点不好意思,便回寄他一箱零食,一来一往之后我们莫名其妙多了一项默契,他寄东西过来我就再寄东西回去,仿佛在互相投餵。

    苏沐橙笑说当时每次收到包裹,她都会在叶修身边猜测这次寄来的又是什么,永远都不缺惊喜呢。后来得知我寄过去的东西有一半都进了嘉世队员的肚子,我也没说什么,毕竟叶修寄来的食物我通常也不是一个人独食的。

    第七赛季退役后我回到老家,先是主动寄了一箱泡面过去,也算是变相的告诉叶修我当时的住址吧。我承认寄出去之后我是有点忐忑的,想他会不会直接跑来找我,如果他来的话,我又该怎么跟他说。说对不起我还是撑不下去了、说谢谢你之前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却就这样逃开了……

    但事实证明一切都是我想太多,叶修没有来。他只是雷打不动的继续把食物一箱箱的寄。

    我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失望。

    话说回来,退役等同于失业,寄一箱食物给人什么的这种烧钱的默契真的还要保持下去吗?簽收快递的同时,我深深的思考起这个问题。


*  *  *


    苏沐橙又笑我了,说我脑回路清奇,我不想理她。

    说到脑回路清奇老叶也不遑多让吧。记得我们刚同居那时,因为买的是新房,很多东西都还来不及添购我俩就迫不及待地搬进去住下了。照理来讲我们应该要优先买民生用品,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人记得要买厕纸,於是第一天晚上老叶就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喂!你没买厕纸啊!你这样怎么能算是一个够格的贤妻良母!」

    「滚!你也没记得要买好吗!咋不说说你自己呢!」

    「你不是立志要当我的贤妻良母吗?」

    「……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那种志向了?」

    「哎呀瞧我糊涂的,同居一直让我有种我们已经结婚了的错觉,都忘了我们还只是情侣了。嫁给我吧张佳乐!」

    「你先给我穿上裤子再说话!」

    「可我没厕纸啊张佳乐同志!你帮我买吧!」

    「没钱。」我冷静地胡说八道。

    「那行,你先把这个拿去当吧!」

    从厕所门的缝隙滑出来一只戒指,闪闪发亮的一只戒指,静静地躺在厕所前的地板上。

    「……」我毫不犹豫的捡起戒指拉开叶修不知道为什么没锁的厕所门扔回去。

    MDZZ,这货刚刚是在求婚吗?


*  *  *


    还没同居前一切都是美好的幻想,同居后才是真正的坦诚相见,所以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毕竟你很难接受平时约会都打扮得光鲜亮丽文质彬彬的人在家竟然也会瘫在沙发上抠脚,对吧。但是两个大男人同居就不会有这个问题,都是男人嘛,有什么习惯是不能互相体谅的呢?

    生活习惯不同确实也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我跟叶修在生活上却奇蹟似的一拍即合。

    唯一需要磨合的是,叶修睡眠很浅。

    以前如果同床共枕我通常都会累得直接睡死过去,同居后我才发现这件事。有时候只要我一翻身,叶修就会跟著也翻过身,刚开始我还没有注意到不对劲,直到有一次我下意识小声喊了他,他立刻就「嗯」了一声,嗓音还有点哑,明显是被吵醒。

    那之后我就有点愧疚,问他要不我们分床睡吧,等我把自己的睡姿训练好我们再睡同一张床……

    话还没说完我就被亲了。他警告我不准再提分床睡的事情,不然晚上就有得我受了,我立马闭上嘴。

    不过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我很无奈又很心疼,但更多的是自责。因为这不就表示他跟我一起睡的每晚都睡得很不好吗?而我竟然一直到现在才发现。

    叶修注意到我在为这件事烦恼,他笑笑说其实也不是每晚都睡不好,他发现有个办法能让他跟我同床还能一觉好眠。我连忙追问,叶修说我要先答应他不管是什么办法都会帮他实现他才要告诉我。

    我有点犹豫,「你该不会要说睡前多做几次就能一夜好眠之类的吧?」

    叶修坚定地摇头保证绝对不会。

    於是我就答应了,虽然以叶修不要脸的程度我怀疑他的保证根本没有可信度,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让叶修能跟我同床共枕啊。

    「其实很简单,只要抱着你睡觉就行了。」叶修笑得很开心。

    他说只要抱着我,就会特別安心,睡觉时警戒心降低,也就没那么容易被吵醒了。


*  *  *


    前几天我在叶修的书架上看到一本琴谱,好奇的问他那本谱是从哪来的?叶修愣了几秒,一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样子。我笑他老了、记性也退化了,他咧嘴一笑。

    「现在这样就算老了也无所谓啊,这不是有你嘛。」

    白首偕老。脑中闪过这四个字,我耳根一热。叶修没在意我的反应,那家伙最近情话说得越来越顺口,我真想问他是不是被掉包过,明明以前根本都懒得说这些啊?

    他凑过来看我手上的琴谱,恍然大悟说那是叶秋上次遗漏在这里的,一直没来拿,他也就忘了这回事,原来还在书架上。我有点惊讶,想不到叶秋还是个钢琴王子,人跟人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叶修斜睨我,完全明白我又把他俩放一起比较了。哎,我承认我好像蛮常这么做的,但实在是因为这对兄弟除了长相以外完全都不像嘛!

    「叶秋现在弹琴就是为了撩妹罢了,我也会弹啊。」

    ……我决定先不去探讨叶秋弹琴的目的究竟是不是他哥说的那样,我的关注点是,叶修会弹钢琴?啊,以前好像听楼冠宁说过……真的会弹??

    「怀疑?婚礼上再弹给你听。」

    喔……啊?什么婚礼?

    「我不是跟你求婚了吗?」

    最好是啦你那算求婚?我答应过了吗喂!

    叶修认真的看着我没有回答,直到我被他看得开始有点害羞的时候,他才又缓缓地开口。


    ——I,Ye Xiue,take thee,Zhang Jia Le, to be my wedded husband,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honor, and cherish, until death do us part, according to God’s holy ordinance; and there to I plight thee my troth.


    就算英文再差,也听出来了他说的是结婚誓词。我整个人愣住了,一时手足无措,脑中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臥槽怎么办我不知道该怎么用英文回话」。叶修没让我慌乱太久,他笑了笑,靠过来拥住我。

    ——我知道你不会拒绝我的吧张佳乐大大,所以我链接婚誓词都说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我真的好想揍他啊,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呢,每次都抓住我的弱点存心想让我哭出来。我不会哭的,绝对不会。

    所以我紧紧地回抱住他,找到他的嘴唇贴了上去……并且在他想反被动为主动的时候恶狠狠地咬了他的嘴唇一口。

    呵,痛快。


*  *  *


    很多年后我问叶修,那么长的一段英文誓词到底是怎么背起来的?

    叶修神秘的笑笑,说爱能克服一切。我白了他一眼。

    ……於是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叶修怎么突然成了英文学霸。


*  *  *


    某个假日,因为前一天跟叶修熬夜抢BOSS的关系,我一觉睡到下午两点,醒来时叶修已经不在身边了。我又睁著眼睛在床上发呆了二十分钟才终于起来梳洗换衣服。

    那天天气很好,走到客厅的时候我看见落地窗的窗帘是完全拉开的,外头照进来的温暖阳光铺满整个客厅,而叶修就坐在朝阳中。

    他就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型电脑,我从后面看过去很轻易的就辨认出是荣耀的画面。叶修打荣耀的神情很专注,以前没有机会观察,直到世邀赛那时我才发现原来男人最帅气的真的是认真的时候,虽然这么说有点那啥,不过我相信我在他眼中也是这样子的吧。

    叶修戴着耳机,照理说应该是听不见身后的动静的,他却仿佛有心电感应似的在我走进客厅的时候回过头来。

    他在笑,笑得自信、笑得温柔,让我想起那年世邀赛,总决赛上场前他喊住我,要我拿个冠军回来,那时他也是这么笑的。

    他说要拿冠军,於是我们中国队便夺得了冠军。

    所以他说我们会一直走下去,那么我们必然能够继续这样的日子,好多好多个夏天。


—END




※歌词出自赵咏华《最浪漫的事》,推荐听丁少华版本


评论(3)
热度(31)
© 叶落幽谷 | Powered by LOFTER